搜索
匿名  发表于 2019-10-19 01:07:57

枪杆子里出安全

本文由SEO转载风机专用轴承SEO
从激动兴奋到平稳,从不安不平到失落,在上海的那些日子里心情就是这样大起大落,以至于以后的几次回上海,都不愿意走亲戚,不愿意见熟人,那个年代没有心理疾病一说,寄以信笺,无以为书不然一定有很多插队落户的知青那时真该去看看心理医生,我们不能和农场、军垦那些简单的幸福农场比,至少他们有生活费,有收入,至少在经济上不必全部依赖家里,(伸手向家里要钱的滋味实在不好受),有食堂,不必自己砍柴做饭忙自留地,而且插队落户的知青最怕的是:生病。农场的食堂可能善之泉中央净水器家用还会有份病号饭吃,我们如果生病了,如果自己没精力煮饭,只能躺在被窝里哭……<br>  过了春节后,知青们开始陆陆续续回农村的“家”,遥控布料机回来的不冰凉的小手易,回去则更难,记得在北京东路有一个火车售票处,经常在春节知青返回的****时期,半夜甚至通宵排队去买票,有时候一次没买到,第二天再去买……<br>  回去时大大的旅行袋塞的满满的,带了好些药和妈妈替我熬好的猪油以及糖果、饼干、酱菜、霉干菜、晒干了的烤夫(一种豆制品类)还有生活用品,妈妈连肥皂草纸都叫我带上了,真是:可怜天下父母心。<br>  火车是上午九点四十分开,到江西新余火车站是半夜十二点左右,往往下了火车后,最后只剩我和小琳两个人,(有一次我单独回,下火车只有我一个人),我们黛莱婷上衣打底衫短袖不敢出火古典毛毯车站,就在候车室里靠着行李打盹,车站将希望还给孩子值班的大叔,走过太阳能写字台灯来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看我们,心里肯定在想为唐姿柔儿童女童打底裤什么我们不走,有时会搭讪说后面没有车了,他以为我们是等着坐火车的。<br>  直到早上五点左右,路上有行人了,我们才赶快挑起行李,快步去长途汽车站,早上六点有去县城的班次,我们必须坐这一趟车,碰得巧可以赶上县城到镇上的车,这样在天黑前就可以回到“家”了,哪一趟没赶上,就又要在外住夜了。<br>  回到农村,回到即熟悉又陌生的地方,不禁使人感慨万千,又要开始忙春耕,忙插秧了,一年就这样一路走,一路景过去了!又回到了起点天堂若有美酒,父亲,请别贪杯,就好象又是一个新的轮回开始。人生就是一个轮回,命运的安排根本不会由于人们的意念而改变,几百万学生放下手中的书包,“浩浩自行车往事荡荡”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战天斗地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使命。而插队落户就是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的最直接的“课堂”了,一个生产队里只有三五个知青,许许多多的农民都是我们的老师,由不得你不深深地沉浸在其中……真正的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!<br>  第二年,也就是1971年夏天,在“双抢”结束后,我和小琳就向书记提出:我们去参加修铁路!书记当时楞了,要知道修铁路是体力活,每天的工作就是单一的挖土、挑土,而且是“军事化”的管理模式(属民兵制),队里好些年轻人都不愿意去,所以书记当时就摇头,不行不行,你们两个女孩子怎么吃得消?
本文由[url=https://haokan.baidu.com/haokan/wiseauthor?app_id=15大号公主公主包86447548362283]SEO[/url]转载自[ur简单地生活l=https://author.baidu.com/home/1586447548362283]SEO[/url]。
回复

使用道具

返回列表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登录或注册

 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