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匿名  发表于 2019-10-19 01:13:32

故乡的小溪悠悠的流

本文由SEO转载自SEO
将思念串成音符,为他谱写一曲,不料,调未成,泪先流。<br>  将祝福缀成云彩,为他遥寄一片,只是,霓未织,心已酸。<br>  ——头顶灯led灯题记<br>  <br>  曾经的曾经,这样的情感,这样的思绪,将我缠绕。<br>  人生如梦,梦如人生。<br>  我以为N年前的挥手离别,会是永远。几年前,我们在网络上重逢。物是,人非,千般言语万般祝愿,终化为无言的相对。 <br>  岁月无声亦有声。<br>  窗外秋雨淅沥。这样的夜晚,挺适合叩开紧闭的心门,将埋藏已久的心绪整理。<br>  近一两年来,悲伤离我越来越远。淡淡的愁,有时还会在我的眼中隐隐闪过;淡淡的笑,不时在我的嘴角轻轻散开。<br>  我的世界,没有他,很久了。偶尔想起一个人的寂寞,两个人的烟火他,忆起往事,那些不再清晰的,那些渐行渐远的往事,我没有大喜,没有大悲。<br>  我习惯现在的生活,很久,很久了。今晨,我将QQ名字改为棉花糖,为的就是这份俗世里的温暖与甜蜜。我知道,过一段时间后,我会将它还原为常亮龙钢化膜5用名。现在,我只想享受这个通俗的名儿。不够优雅,不够诗意,不要紧,就这份质朴与温馨足够让我留恋。不用多想,归于最简单的现实,多单纯的一个名字呀。 <br>  这天上午,云淡风轻。<br>黄豆米果 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。轻轻打开。一个久违的名字跃入眼帘,一种陌生感掺杂着曾经的熟悉,一种微妙的感觉涌上心头。<br>  怎么是专用粉线香他呢。我的世界,好久没有他了。我们没有联系,无论是网络,还是手机。多年前的挥手离别,似乎还在昨日。然,我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清纯而青涩的女孩了。<b故乡的秋天r>  他在信息中说,“我今天来到你们市的J镇了。”<br>  那些曾经的哀伤与美丽,随着那远逝的青葱岁月,一起朦胧而遥远起来。我们有好几年没有短信问候了;在君百利中长裤网络上,从不冷不热的交流,到相对无言,也有一年多了。<br>  他突然问候我。我不想去猜巴伊莎莉豆豆女测他的用意。<br>  我回之短信,“你来市内吗。”我只是随意的问问,于是,我在结尾用的是句号,而非问号。我想,他是不会来的。读他的短信,我有这样的直觉。<br>  果然,他回复了一个字“不”,紧接着,他又补充,他是出差来J镇见客户,谈事。他不解释,我也知道,他这一行是因了工作上的事。我调侃似地发一条短信过去,“哦。那我就不能尽地主之谊了。”<br偷得浮生半日闲,替“才女嫁俗商”担忧>  他回复,他知道的。<br>  自然,一切归于宁静。一切就在不言中。我的心意,我的心思,他懂。<br>  我想起了郭敬明的一句话:那些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,被我们遗忘了。<br>  我都惊诧于自己的镇定与淡然。曾经,在梦中都市里,那一抹璀璨的金黄斑斓的人儿,如今突地一下子在现实中出现,我却可以静到无动于衷。看来,我是真的释怀了,真的把过往的温又到菊花飘香时馨与哀愁,有关他的,都放下了。<br>  心里没有一丝慌乱。就这样,擦肩而过,是一种美好。我为我们设想的便是,今生,不再相遇。<br>  即若相遇,我们相对而视,我也会从容而优雅地微笑,问候他,“好久不见,你还好吗?”我虽然不再是我们相遇时那戴博妮产后塑身收腹瘦身个18岁纯如青莲、洁如百合的女子,我的心底偶尔会滑过几丝苍凉,可我自认为我在岁月的沉淀中有着一种温和与知性的美。他在见到我的刹那,绝不会大跌眼镜,心中满是惊骇,“当年的美丽的她,怎么凋谢沧桑得如此不堪入目!”他或许姑娘我爱你会暗叹,“她依旧美好。”<br>  在岁月的千回百转中,我们没有将彼此遗忘。<br>  既然在青春校园里,曾经一起走过,既然在岁月的河流中,还互相记得,那我在心里向他道一声,“珍重!”<br>  我知道,我的世界,你来过。虽然,我的世界,没有你的音信,很久;或许之后,我的世界,也不会有你的消息。我依旧,阿迪达斯运动中裤男感谢你来过。<br>  <br>  20八班的回忆系列之谢松林10年9月22日
本文由SEO转载自[url=http恩施,我心中最美的地方s://author.baidu.com/home/1586447548362283]SEO[/url]。
回复

使用道具

返回列表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登录或注册

 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